• 美国休斯敦大学的社工学生组织

    对于广大高校学生来说,参与校内的学生社团组织是学校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随着国内学生视野的开阔,中国的高校学生组织也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但与别的专业相比,由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主要发起或主办、呈现社会工作专业特色的高校学生组织却不算多。
  • CAPE2.0:探索以青年为中心的成长支持体系 ——写在CAPE 4周年之际

    走的太久,就需要停下来思考:为什么出发。 而现在,我想是启程的时候了。
  • 美国的互助小组是如何运行的?

    从最简单的层面来说,“互助”是指一群经历相似的人面对困难互相帮助、共同克服。互助体系的特点是,人们与自己的同辈群体一起建立一个支持网络。
  • 让“青年发展”成为重要的社会议题

    我想,不只是我渴望了解更多元的世界,其实年轻人都希望在一个更开放和包容的环境下成长,而不是简单的受限自己,这是每个人都希望追求的东西。
  • 写在纽约红杉会议一周年那个改变了我人生的画展(下)

    我和Michael说,等一下“你是让我做全职还是兼职?” 对于一个突然从天上掉下的机会,我略感措手不及,不知如何答复。我之前的每一个offer和机会,都是进过数轮面试筛选,历时几周到几月,这种看似“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机会,我心里没底。喜欢探究创业者背后故事的我本能的问了Michael “等一下,我想先知道你为什么做Whisper?” 他说,“要不你来4:30的圆桌讨论吧?”​
  • 在硅谷,创新就是不断思考

    如果一件事情做得够好了,那就要思考下一步,不要一直停留在相同位置,而这句话似乎也是矽谷创新的方针。

CAPE 历程

海外行者分享

不愿醒来的梦——肯尼亚

放弃了寒冷的冰雪世界俄罗斯,来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国家,肯尼亚,从没想过自己的这个梦想能如此快的实现,而且如此的美好。来之前的忐忑,对未知的恐惧,对非洲固有的危险,各种疾病蔓延的印象一度牵绊着自己是否要前进是否要把握这次机会的步伐。现在回头想想,我庆幸自己选择了非洲。

一个亿万富翁教我的那些事儿 (一)

每当我回顾自己过去两年的生活,心中便涌起一种深深的幸运和感激之情。24岁的我曾有机会认识一个那么不可思议的朋友和导师—-卡洛斯韦泽马汀斯,一个怀有坚定信仰,一生致力于帮人找到成功和平静的福布斯亿万富翁。

在联合国志愿人员组织谈志愿者

我想,当我们关注,探讨,争论,挖掘本质,呼吁的时候,便是在为志愿者一词正名的时候。
志愿者和女权主义者一样,不应该沦为带有别样色彩的词汇,而使人趋之若鹜亦或避之不及。

融入日本——日本企业的那些事儿

一个人是否有梦想,他的梦想是否和公司的目标相一致,他这辈子最想要完成的事情、想要成为的人能否在这个公司实现,能不能开心的在这个公司里努力工作、学习新的知识,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环球社会创新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