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美国教育下重审教育

    我也想在自己的生命年华里做能把世界变得更好的事;我也想在自己的生命年华里做我真正热爱的事。
  • “饥饿宴席”(Hunger Banquet)与“如何改变世界”

    圣雄甘地说:“成为你想见到的世界上的改变(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我想这才是我应该以为目标的事。而那个出发点,应该是一个谦逊敞开的胸怀,用它来盛满慈悲。
  • 美国社会工作者如何处理校园欺凌?

    美国教育统计中心的报告显示,美国初中比高中有更多的欺凌现象。其中,最主要的欺凌形式是情感欺凌,其次是推搡和吐口水等行为。
  • 女朋友的斐济来信(一)

    这两年以来,因为做CAPE的原因,我鼓励了很多在留学海外或者到国外做社会实践的朋友分享他们的海外观察和经历故事,一定程度上开阔了部分大陆青年的国际视野,而我的女朋友也是其中的一位。
  • 从社企的旅行,看见企业营运的深度文化

    未来将没有社会企业概念,而是每家企业都自动内化,变成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共同体。当公司演变至此,人们都将会花更多时间思考,如何在利润最大化及社会责任中取得平衡,它的型式将不再侷限于捐钱,而是付出更多的时间来实践。
  • 美国UMOM:打破流浪循环

    UMOM新的一天中心(UMOM New Day Centers,简称UMOM)创立于1964年,是美国亚利桑那州最大的流浪者收容中心,位于该州首府凤凰城。UMOM的使命是打破流浪循环、防止终止流浪。笔者曾有幸亲临UMOM参观学习,下面就简单介绍一下它的几个主要服务项目。

CAPE 历程

CAPE专栏

在美国教育下重审教育

我也想在自己的生命年华里做能把世界变得更好的事;我也想在自己的生命年华里做我真正热爱的事。

美国规范社工网络行为小贴士

在如今的电子时代,几乎人人都是网络(尤其是社交媒体)的使用者,社工也不例外。由于工作性质的特殊性和职业伦理道德的要求,社工在上网时需要格外留心。

对时间慷慨对亿万富翁

作为一个初创的公司,没有品牌也没有充裕的资金却想雇佣到最好的人,Jeff做了两件事。第一是把公司的产权分给员工,让大家共享公司收益。第二是问员工的个人梦想,然后告诉他,他会帮助他/她达到那个目标。

我在美国参加的一次流浪青少年清点行动

前不久看到一篇报道,讲述的是“街角曙光”流浪乞讨人员外展救助项目的社工及志愿者走上广州街头,为流浪乞讨人员送大衣、棉被和冲泡杯面。他们在夜色中工作的照片,让我暖意倍增。我不禁想到自己在美国参与的一次流浪青少年清点行动。

美国小组活动中的“多样性”意识

在美国,“多样性”(diversity)是社工界的一个热点。美国社工协会(NASW)的道德规范中明确表示,社工应接受多样性教育,并寻求对社会多样性的理解,做到尊重不同种族、民族起源、肤色、性别、性取向、年龄、婚恋状况、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等。

海外行者分享

不愿醒来的梦——肯尼亚

放弃了寒冷的冰雪世界俄罗斯,来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国家,肯尼亚,从没想过自己的这个梦想能如此快的实现,而且如此的美好。来之前的忐忑,对未知的恐惧,对非洲固有的危险,各种疾病蔓延的印象一度牵绊着自己是否要前进是否要把握这次机会的步伐。现在回头想想,我庆幸自己选择了非洲。

一个亿万富翁教我的那些事儿 (一)

每当我回顾自己过去两年的生活,心中便涌起一种深深的幸运和感激之情。24岁的我曾有机会认识一个那么不可思议的朋友和导师—-卡洛斯韦泽马汀斯,一个怀有坚定信仰,一生致力于帮人找到成功和平静的福布斯亿万富翁。

在联合国志愿人员组织谈志愿者

我想,当我们关注,探讨,争论,挖掘本质,呼吁的时候,便是在为志愿者一词正名的时候。 志愿者和女权主义者一样,不应该沦为带有别样色彩的词汇,而使人趋之若鹜亦或避之不及。

融入日本——日本企业的那些事儿

一个人是否有梦想,他的梦想是否和公司的目标相一致,他这辈子最想要完成的事情、想要成为的人能否在这个公司实现,能不能开心的在这个公司里努力工作、学习新的知识,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环球社会创新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