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E专栏

习婉钰-中国女生的以色列观察 | 更多>>

创业国度以色列背后的女人们

人们往往用“萨布拉斯”来形容以色列人。“萨布拉斯”即仙人掌果的意思,用外表坚硬带刺,但内心甜蜜的仙人掌果来形容以色列人,尤其是以色列女人的性格,可以说是再恰当不过了。正是这样独立自信,敢闯敢拼的以色列女人,成为这个创业国度的一道靓丽的风景。

创业者的“圣城”——特拉维夫

以色列,大概是因为国家太小了,在和“硅谷”齐名时,外界普遍喜欢直接拿整个国家说事儿。其实,以色列67%的种子阶段创业公司都在特拉维夫成立(Tel Aviv)这座城市成立,却被大众相对忽视。拿“特拉维夫”与“硅谷”比较,似乎才更能严格匹配。 特拉维夫被称为“创新创业之都”,当地人说这座城市城市特有的DNA是允许打破陈规,追求创新精神。

吴孟霖-台湾青年的环球旅行故事 | 更多>>

生命是一个不断累积及成长的过程

如果旅行可以改变一个人,那我可能是其中一个例子,因为没有十年前的一个决定,就无法造就现在的自己。人有许多选择,但千万不要放弃选择,无论最后是好是坏,你我都已经写下自己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都将有自己的一番道理。

周舒-中国女生在美国学社工 | 更多>>

美国规范社工网络行为小贴士

在如今的电子时代,几乎人人都是网络(尤其是社交媒体)的使用者,社工也不例外。由于工作性质的特殊性和职业伦理道德的要求,社工在上网时需要格外留心。

美国社会工作者如何处理校园欺凌?

美国教育统计中心的报告显示,美国初中比高中有更多的欺凌现象。其中,最主要的欺凌形式是情感欺凌,其次是推搡和吐口水等行为。

庄巧祎-不靠谱仔的国际观察 | 更多>>

镜头下看非洲的生态保护 ——专访摄影师齐林

在肯尼亚、坦桑尼亚等国家面临的形式更加严峻,如果不遏制猖獗的偷猎活动,生活在坦桑尼亚和肯尼亚的非洲象将分别在7年和10年后灭绝。作为关键物种的大象若灭绝,对于非洲国家来说即会是生态灾难,也将是一场经济灾难。

生命的价格

去年有听闻中国有希望建立类似波士顿The One Fund或 911赔偿基金这样的大规模灾难赔偿机制。波士顿的赔偿金主要来源是社会捐赠,由非营利组织负责拨款工作,911赔偿金则是航空公司因担心乘客因为安保不力原因发起集体诉讼与政府达成了协议出资来为灾难受害人提供赔偿,联邦政府还拨款为经历了惨剧的居民、警察、救护员提供身体、心理检查等服务,但相同点是,赔偿基金都需要受到严格监管同时具有明晰的问责机制。

潘文颖-间隔年系列 | 更多>>

间隔年系列(三):一定要去旅行么

一个人只要内心足够的自由和开放。不用去走遍世界,世界自然会向他(她)走来。

间隔年系列(二):那些在路上的灵魂

“当一个人能吃饱穿暖后,他应该继续追求些什么呢?显然不是更多更繁盛的食物,更大更富丽的房屋,更精美更繁多的衣服。当一个人已经获得了足够维持生命的必需品后,他的人生还有除了积累更多物质财富以外的另一种选择:将人生视为一场充满冒险的旅行。”

蔡安澜-船长国的实习记 | 更多>>

船长国琐记(十二)接受这份情谊,我来拯救自己

在船长国的这些日子,离不开中国餐馆里李叔和群木等的照顾。他们的想法很简单——中国人在外就是一家。他们对你说的最多的口头禅就是:“我们中国人……”

船长国琐记(十一)船长国的47岁生日

船长国的国庆节是每年的8月4日,在47年前的这个日子,船长国脱离了新西兰,独成一体。虽然至今,船长国在联合国还没有正式的投票权,但是在一些非正式的国际场合,船长国已经赢得了同等的独立国家权力。

赵轩-SAS环游世界之旅 | 更多>>

生活在别处·记新生活的开始

不知旅行久了,是不是觉得长久地静静待在一处有点恍惚不现实。飓风走了,睁开睡眼屋里又是满满的阳光。窗外有阳光,心里有梦想,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每天醒来,看到阳光和你都在,心情就很温暖”。

重回船上,重回SAS:在心里埋下梦想的种子,总有一天会生根发芽

SAS的确是一场改变生命的经历,它将你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看到前所未有的开阔的视野,让你前所未有地对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有概念、感兴趣。那感觉,就像在你的心中埋下一个有关大大的世界的梦想,仅仅是惊鸿一瞥,却难以忘怀。

黄泓翔-中国走出去系列观察 | 更多>>

奥菲尔的愤怒:在非洲与野生动物走私犯,以及腐败战斗的故事

“我们做什么?我们的工作是每周让一个大走私犯入狱。”在你面前的奥菲尔风度翩翩,总是带着和善的微笑,但是在他的身后,是LAGA野生动物法律执法组织(LAGA Wildlife Law Enforcement),非洲第一家关注于在政府腐败面前落实野生动物保护法的NGO。和他们的风格比起来,连绿色和平这样的NGO恐怕都显得行动力不足。

请和我一起 卷起时代的洪流——我为什么要做China House

对于我来说,职业从来就不是一种思维的方式,因而只要有利于我的目标,我什么都做,视跨界如常态:谁说你不能又做记者又做企业又做NGO公益上又做研究?信任你的,你做什么都信任你;不信任你的,你再怎么守professional ethics的本子都没用。分享会上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找一个创业点去做好。理由很简单,创业不是我的目标,我的愿望很简单:我想看见中国海外投资的变革和进一步,我希望中国的走出去对中国,对非洲南美,对世界都能够更温柔善良一些。

茄而-香港女孩的教育观 | 更多>>

让小孩子把童话故事成真吧!

DFC和其他公益组织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不存在施予受的角色,我们没有给予一份礼物、物资予小孩子,然后小孩子收到后,因着自己生命有不同不用回过头来答谢DFC的帮助;反而,DFC只是引发小孩子自身存在创意和同理心的能力,信任他们去发挥改变的小行动,而最后是他付出过努力过的成果,不只改善了社区,亦自然令他有一份“我做得到“的自信心、对他人的同理心。

DFC,不管怎样的信念

我期望给中国小孩子更多选择权,他们也许不知道,除了走社会告诉他要走的一条路,他可以选择自己去创造。他们也许不知道,人生除了自己外,其实可以和其他人走在一起去改变自己不喜欢的命运。

朱智-海外实习记 | 更多>>

归途琐思

我们相信,品牌与创意的力量能為中国NGO带来改变。让我们一同去见证那些时刻,一同去创造我们的理想。

旅行无意义

当旅行失去意义,而你仍会旅行。那么恭喜你,你有了真正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