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Founder说

Founder说栏目主编“我我我”来啦!

“我我我”代表三个我,也代表无数个我在⼀起。作为一档视频节⽬,我我我想用镜头去记录无数个“我”的存在。由于“我我我”本⾝也是一支初创团队,所以第一季我我我将目光锁定在一帮和我们一样的年轻创业者⾝上,去记录这个时代这群⼈做的⼀些事儿。

【Founder说】微学英语—英语可以自学

微学英语是一个坚信英语可以自学的公益分享平台。微信公账号(WeStudyEnglish)提供英语大牛的奋斗史、自学英语工具箱、自学英语素材库和自学英语咨询室。

【Founder说】“中国走出去”大潮中的中南对话

《中南对话》从发起到现在其实才短短数个月,但是群组里到今天为止已经聚集了50余个有经历,有意思的中国青年。他们或在研究机构,或在NGO,或在企业,或在媒体;他们或在世界视野的最高点读书,或在非洲,南美,中东的广阔大地上行走。这里大家聚集起来,源于对“中国走出去”话题的兴趣和在时代大潮中找到自己价值的渴望。

【Founder说】愚勇的实践:我为什么要做向学

向学Learn From Everyone是一家将新媒体与公益相结合的创新NGO。我们每天采访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任何一个人,将他或她的世界中的知识带给大家,创造一种跨越阶级与背景的多样性表达。

海外行者分享 | 更多>>

不愿醒来的梦——肯尼亚

放弃了寒冷的冰雪世界俄罗斯,来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国家,肯尼亚,从没想过自己的这个梦想能如此快的实现,而且如此的美好。来之前的忐忑,对未知的恐惧,对非洲固有的危险,各种疾病蔓延的印象一度牵绊着自己是否要前进是否要把握这次机会的步伐。现在回头想想,我庆幸自己选择了非洲。

一个亿万富翁教我的那些事儿 (一)

每当我回顾自己过去两年的生活,心中便涌起一种深深的幸运和感激之情。24岁的我曾有机会认识一个那么不可思议的朋友和导师—-卡洛斯韦泽马汀斯,一个怀有坚定信仰,一生致力于帮人找到成功和平静的福布斯亿万富翁。

在联合国志愿人员组织谈志愿者

我想,当我们关注,探讨,争论,挖掘本质,呼吁的时候,便是在为志愿者一词正名的时候。
志愿者和女权主义者一样,不应该沦为带有别样色彩的词汇,而使人趋之若鹜亦或避之不及。

融入日本——日本企业的那些事儿

一个人是否有梦想,他的梦想是否和公司的目标相一致,他这辈子最想要完成的事情、想要成为的人能否在这个公司实现,能不能开心的在这个公司里努力工作、学习新的知识,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环球社会创新观察 | 更多>>

探访世界高校 |更多>>

范德堡大学—不应被遗忘的南方优雅

大多数中国留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可能对Vanderbilt这个名字不是很熟悉,但是它在美国人的心目中却占有很重要的分量和不可忽视的意义。建于1873年的Vanderbilt大学坐落在田纳西北部的一个名叫Nashville的小城。

访问伯明翰大学

中国的大学大多与企业脱钩,而市场瞬息万变,企业适用人才的标准也日新月异。大学固然要保持教学质量,坚持育人方向,秉承教育理念,不应随市场的要求而疲于应变。这样恐怕造成这样一个结果,大学培养的人才不一定符合企业的需要,那么如果由企业长期为学生提供支持与指导,就大大有利于学生的顺利就业了。

藏在加州海滩中的明珠——波莫纳学院

虽然在美国最佳文理学院的排名表上永远雄踞,比起东海岸的诸多名校,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却更像一颗隐藏在阳光加州海滩中的珍珠。虽然名气不如雷贯耳,却吸引着爱因斯坦孙子之流前来就读。而在美国高等教育界更流传着斯沃斯莫尔、威廉姆斯、阿姆赫斯特和波莫纳。

柏林小记:自由并寂寞着的洪堡大学

在最需要思考和最容易疑问的年龄,我在这个最爱思考的国家学习与修行,是一种福祉。在柏林途径洪堡大学的时候,碰到Free Walking Tour,导游是洪堡大学的一个学生,他在给游客讲解二战时期的洪堡大学,我看着他使用德语和英文交替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讲解自己的学校,而不像是在讲论一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