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的环球之旅

或许有的人笑我太天真,可是我从来没有忽视过战争在人类历史上的角色,我无法否认它的存在,而且的确它极其强大。可是我还看到一点,那就是无论在人类任何一个历史阶段,战争总是无法维持一段长久的时间,哪里有战争,哪里就会开始涌起对战争的抵抗,然后很快,战争就被历史、被人们舍弃,这也是事实。也正因如此,当我站在印度坚实的土地上的时候,当我亲眼目睹印度Hindu和穆斯林是怎样和平共处的时候,我才渐渐明白并坚信人类的生存哲学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