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步与百步

不是一个向导,笔者遇见的每个丛林客栈的向导和工作人员,都是这么执着地,在五十步的地方,拒绝走到一百步。这是一场丛林与人类社会的割据,一场欲望与责任的拉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