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 简行简记

一路读佩索阿的诗集,他曾写下:“在那个我们称作生活的火车上,我们都是彼此生活中的偶然事件……所有那些人性的东西打动我,不是因为我有一种与人的思想和人的教义的亲缘关系,而是因为我与人性本身的无限的伙伴关系……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