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纪事一

这大概是一个月前发生在宿舍楼电梯里的事情。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张奇丑无比的脸,那个令人心生寒意的笑容,以及我的无礼和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