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角落里的美好世界 ——记肯尼亚小额信贷项目参与经历

这样的一个现实和长时间的挣扎让我理解了NGO工作的不同,以往在第三世界国家做义工我似乎总是有着无限的资源。在那时看来,不管是支教,孤儿院工作,建学校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我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怎么样让有限的资源分配的更合理,怎么样让一个项目可以自己维持自己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