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杜克读全球卫生

二年前,我第一次冒着大太阳站在Duke 的Chapel 前,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了美国,不知道即将要读的专业全球卫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更不知道毕业了以后会做什么。于是,我开始了一段相信我会在一生中反复回味的日子。把这段日子用文字记录下来是早就酝酿着的想法,也是很扯淡的想法,因为除了报流水账之外更本没有一种文体可以将一段经历如实还原于纸上。于是,破罐破摔,草草几笔,点到为止,我姑且码之,君姑且看之。